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信息快递  |  热点关注  |  E-图书馆  |  政策窗口  |  视听教材  |健康长寿  |  书画摄影  |  岁月如歌

滇云茶室  |  音乐戏曲  |   文学林   |  开心一笑  |  网络舞台  |  网络展厅  |  知青之家  | 旅游天地 |  婚姻家庭  |  名人名博
    您现在的位置: 云南老年网络大学 > 文章中心 > 滇云茶室 > 谈古说今 > 正文
载入中…
文章 下载 图片
    汉字简化是历史的必然吗?
作者:Forest12…    文章来源:网络转摘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15  
汉字简化是历史的必然

作者:
Forest1227      来源:闲话国粹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自殷商甲骨文的产生算起,汉字在其三千多年的历史上不断地经历着变迁,从来没有停止过。其变化的总规律可以说有两个方面:(1) 写法的简化,甲骨文、金文、篆书的优雅线条只有训练有素的人才能掌握,隶书相对而言就比较简单易学,楷书以及行、草的书写更加简洁、快速;(2) 文字结构的复杂化,主要是使用偏旁构建复杂的字,这是由于信息量的增加所致,但也有某些不必要的复杂化是后来的一些无聊士大夫们为了“雅化”(正确地说是贵族化) 汉字而作的努力。但是,构建复杂汉字的过程早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使得汉字的学习成本不断提高,就连士大夫们也无法应付,于是便有了双音词和多音词的出现:“河”变成黄河,“渭”变成渭河,“江”变成长江。这种变化从表面上看是减低了效率,但是却消除了一河一个新字的必要,解决了字库无限增大的噩梦。汉文以字构词和西方文字以字母构建单词虽然在文字学的角度来看是两回事,但在逻辑上却是一致的:简化识别符号和限制符号的总量。
    尽管有多音词的出现,汉字构型过于复杂早已成为一个障碍,这就是为什么在六朝、隋唐就已经有了“简体字”的出现,这是任何一个临摹过古碑帖的书法爱好者都不会否认的事实。“无”在六朝就已经存在,“来”是唐朝的标准写法,“经”的右边的写法与简体字很类似,“卆”甚至比现代汉字更加简单,即使 “嵗”、“蔵”、“彊”的写法也不及后来的“歲”、“藏”、“疆”那么繁复。比所有这些都更早出现的“同音通假”想象其实就是最早的简体字。兰亭集序里面的“後之視今亦由今之視昔”的“由”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王羲之把“猶”改成“由”就是为了简便。这些例子说明汉字完全有简化的可能,而且简化汉字也确实有市场。至于这一类古代“简体字”的消失与明清以来中国社会的衰败、僵化和与之俱来的文化专制有关,决不是什么社会进化的结果。
    当然,古代汉字的简化程度远不及现代的简体字,但是,这是与古代汉字始终是贵族、士大夫阶层垄断的资源这一事实密不可分的。从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到中国,古代东方文字的复杂与金字塔式的社会结构属于并行不悖的历史遗存,这一点是国际上的有关专家的共识。到了现代,基于自由、平等、博爱的理念之上的民主与人权 (包括受教育权) 作为普世价值的传播和现代科学、技术的飞跃发展对于国民素质的要求决定了普及教育的绝对必要性。在这种背景下,汉字不必要的复杂性已经成为一种历史的包袱,而汉字简化的出现也是必不可免的了。
   汉字简化的努力始于民国时代,而到了五十年代才得以推行,其原因跟土地改革在辛亥革命时就已经提出而要等到五十年代才得以施行是一样的道理。历史上的改革无一例外地要触动某些集团的利益,总是会遇到阻力,而毛时代的威权主义无疑是克服这种阻力的有利条件。从现代民主的角度来看,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推行简化计划并打压反对派固然不可取,但是这决不应该影响到我们对于汉字简化本身的必要性的判断。某些反对简体字的人不遗余力地把汉字简化跟毛时代和政治运动联系起来加以丑化,作为恢复繁体字的理由,是典型的宣传家的煽情伎俩。矫枉不必过正,纠正过去的错误决不意味着应该把当年的所有政策都倒转过来,否则就会铸成更大的错误,让十三亿人为此付出无谓的代价。比如说,教改、房改、医改就是沿着与毛时代的政策对着干的逻辑上马的,其结果变成了专门为权贵服务而为千夫所指的“新三座大山”。难道还要在文字改革上再来一次对着干的社会实验吗?说到底,那种“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逻辑本身就是威权和斗争时代的思维方式,鼓吹以此为依据制订今天的政策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那些反对简体字不遗余力的孔乙己们除了把简体字跟威权主义联系在一起之外,当然还要搬出种种其它理由。
    首先,他们把繁体字与民族文化联系起来,作为孔乙己们煽情的又一个手段,把汉字简化说成是民族文化的“劫难”,声称学习简体字减低了接受传统文化的能力。文字作为文化的载体固然不可或缺,汉字简化并没有把文字作任何根本的改变;简体字与繁体字之间的差别比起楷书与隶书、隶书与小篆、小篆与金文之间的差别要小不知多少倍。如果汉字一经简化就可以导致民族文化的毁灭,那么中国的民族文化早已经毁灭了不知多少次了,而这些孔乙己们所要捍卫的“民族文化”只不过是没落的中华帝国的后期文化而已。真正有生命力的中华文化是汉唐甚至更早的中国文化,而那些时代的早期汉字,今天的孔乙己们未必能够看得懂几个。让我们来看看按照那些孔乙己们的逻辑能够推出什么样的荒谬绝伦的结论吧!一方面,就连王羲之也变成了一个毁灭民族文化的罪人;另一方面,恢复清朝的繁体字是远远不足以用来学习所谓“民族文化”的:要学习李杜必须先学习唐朝的楷书写法,学习汉赋则须用隶书,学习诗经、楚辞、诸子百家则非要懂得春秋战国的诸多文字 (远不止一种) 不可,学习尚书则非金文莫属。这么一来,请问究竟哪一个朝代的文字才是正统?所谓“正体字”从来就不存在。显然,孔乙己们在这里玩弄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偷换概念的把戏,把他们自己擅长的清末民初的汉字说成正统的汉字。有趣的是,这种把自己的陈年旧货强加于十三亿人的意愿恰恰违反了他们口口声声尊崇为“至圣先师”的孔子的遗训;“己所不欲,毋施于人。”从现代价值观来看,这种唯我独尊的思维无疑反映了一种文化专制主义的现代变种,而他们鼓吹的以行政命令“废止”(即禁止)广泛通行并为人们接受多年的简体字更是专制中的专制,是“废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现代版。至于学习简体字减低了接受传统文化的能力的说法更是毫无根据的臆想。今天,中国古典的研究,无论是历史、史前史,还是古典文学、哲学,主要是在使用简体字的大陆进行,而不是在使用繁体字的港台进行,也不曾看到港台地区出现几个新一代的国学大师。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科学上的证据可以证明繁体字是学习和研究传统文化的前提。
    为了证明简体字没有任何优越性,他们还借用了某些“认读与汉字笔画数量无关”之类的半生不熟的结论,并声称“简化字并不能缩短青少年识字、认知的年限 (小学六年)”。认读速度与笔画数量之间的关系不会是很简单的,要看实验

[1] [2] 下一页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注册声明 | 友情连接 | 游客留言 滇ICP备07500861号-1
    主 管:中共云南省委老干部局 云南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   主 办:云南省老年大学 云南老年网络大学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7-2008 云南老年网络大学 All Rights Reserved.

    530100000954